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森林 > 云行记

第四百七十一章 曲水流觞附雅意

云行记?|?作者:步蟾宫?|?更新时间:2019-09-24 15:46:14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执魔帝霸圣墟武炼穹苍玄符无限瓦罗兰伏天氏少年医仙捡个绝色美女总裁当老婆
?

  ps:感谢撕胸有礼捧场月票支持,感谢各位。

  云沐阳听着仙草二字,也是目中微微一亮,他手中便有百数种珍贵灵药,许些便是灵药宫典籍也无记载。既然敢说是仙草必定不是俗物,如此也能开眼界,将灵药宫典籍中缺省灵药补上去。

  “师兄,定是那‘璎璃子’,不可错过了。”御灵派那中年道人目中放出热切精光,已是霍然站了起身,见他面色发红,迫不及待便要往外去。

  冷师兄也是长身立起,翩然出了云阁。

  宋衍奇一双丹凤眼熠熠生彩,略略一斜,见冷惊泉漫云飘然而出,不有淡淡一笑,这却是他早先筹谋,将这仙草之事告知于御灵派,原本以为其人会耐不住亲到大广山来求此药,如此便可光明正大提出要求来。不想却是忍耐至今日,如此看来先前谋划却要再变。

  实则此物他大可亲自送去御灵派交予冷惊泉,如此交好定然让其感恩。可是这对他所求之物却又不妥,盖因他欲求之物却是御灵派镇压灵机之宝,如是亲自送了‘璎璃子’前去,只会让人认为他挟恩求报,大有逼迫之嫌,殊为不妥。

  可是那物他却是不得不要,他欲炼就青冥、沧海、山岳三枚本命真符合一,唯有以这宝物为载体方有最大可能,也唯有如此入元婴之境之时才可脱去山水符箓束缚,也可以就此成就琉璃元婴,为度赤阳火海劫打牢根基。

  他面上淡笑,举袖轻轻一动,便就摘下一片浮云,见他起指一点,袖袍轻抖,那浮云竟是化作一张符箓,顷刻之间便有哗哗水声生出。再是须臾,那浮云中流出一汩汩泉水来,不旋踵已是在天中横过,叮叮泉鸣之声入耳清新动人。

  见那泉水在天蜿蜒流淌,好似一片白绸,少顷那泉水已是流落下来,环着一众云阁轻轻游走。可见水花溅起,清澈入目,点点凉气腾起甚是雅致。众人见此多是面中含笑,冷惊泉目中点点寒光泛起,言道,“曲水流觞,有水岂能无觞?”当下见他大掌展开,飞出片片白羽,倏尔灵光转换,便有白玉酒觞浮在水上。

  “有水有觞岂可无酒?我景霄宗也有烈阳果酒可堪一饮。”只见一红衣烈焰的妙龄少女出得云阁,把手轻指便有两头赤焰火蛟从袖中奔出,拖了两只大瓮顿时醇厚酒香弥漫开来,引得人口舌大动。

  “天光盛景,扶风流云,雅趣同情,怎可无歌?”那白素鸿轻轻抚掌,便有两只神骏白鸟从天而降,引颈高歌,其音婉转清绝,绕梁三日。

  宋衍奇悠悠浅笑,再是朝天画符,现出纵横经纬来,他道,“诸位同道,在下这株仙草便在这符中,哪位同道有意还请赐教。”言罢只将那符箓往曲水中一丢,坐下凭空生出一张云床,又有妖娆侍女举了羽扇、香炉侍立在旁。

  见两鱼姬玉手提了果酒在清群源头浮云抬起柔荑,绵绵酒香随风游走,又带一丝烈气,闻者皆醉。少顷几只白玉酒觞浮在青青荷叶上已随水流去。

  田苍海虎目瞪了一瞪,大是不解,哼哼道,“老爷,忒也麻烦,附庸风雅?直接亮出来不是极好。”他说着就是偏了偏头,很是不屑。

  云沐阳轻轻一笑,道,“这曲水流觞却又是与寻常不同,那符箓之中盛放了何种仙草,外人难知,不过只要那枚符箓流到跟前便需决定。如是无意一观,便需饮酒一斛,还要舍下一灵物来,充作酒资。如是有意也不可观看,需得取了信笺写下换取宝物,再是随水流而去。到得最后,那仙草主人自决易换哪一件宝物。”

  “咦,那若那主人随意取了一件物事与众人交易,最后不是要赚大发?”田苍海目中光芒顿时炽盛,嘿嘿道。

  云沐阳摇头一笑,此间修士多是爱惜面皮怎会做这等欺瞒之事毁了自己名声?

  白素鸿见得那符箓流水而来,清清爽笑,道,“久闻景霄宗烈阳酒之名,正欲一品。”言罢就是取了一只酒觞上来,仰头饮了个空。这酒觞休要看只有看其形小,实则内中能装一湖之水,这满饮下去可想而知。却见他面色微微泛红,随即再是温润轻笑,丢了一卷荧光流星的道书下来。

  不少修士见得这番豪情都是不住鼓掌,尹世杰更是目中闪了一闪,暗道,“大门大派确然豪爽,这等功法秘籍也敢随意拿出。”这道书他却是听闻过,如是拿来也能修行到元道真种,真是不可多见。他这边想着,心中更是坚定,“待我将道统承继下来,必然不会比你们差了。”

  那符箓游走数座云阁,有那白素鸿抛下道书一卷,几个小宗都是眯了眯眼,那烈阳酒虽好,可是身上有哪几件灵物比得上那道书,也不愿平白丢人。当下也不管其他,取了一片桐叶刻了几行小字进去,随即往水中一扔,仍是老神在在端坐阁中。反正只要这酒会散了,拿出去的信笺中之物还会还回来,总比扔了水中强。

  御灵派闽师妹见那符箓还在前方便就是激动难耐,急忙把美目望向自家师兄,瞥见冷惊泉刻入信笺中那物顿时大惊,失声道,“师兄此物怎可舍了出去?”

  “非是此物恐怕不能打动,宋衍奇欲得那宝物深藏地底灵机之中,不能擅动,否则破了盘龙道兵大阵,谁人都承担不得。”冷惊泉俊目一沉,目光极是深邃,远远眺去,心中却是慨叹,“五派虽有合谋之心,奈何天机难测,又各有私心。”他当即把念头掐断,随即把袖一甩,那信笺已是飞了出去。

  其后那枚符箓顺水流走,诸门派或是取酒豪饮再是舍了灵物,那些小门派俱是拿出信笺一张顺着水流而下。直至到得云沐阳所在云阁之时,云沐阳看了一眼,问梅玄贞道,“徒儿,你认为为师当要拿出何物来,方有机会一观仙草?”

  梅玄贞螓首微低,蛾眉轻蹙,沉思片刻后道,“徒儿认为大可投其所好,广真法门乃是炼符大家,只是这炼符箓定就少不得上等宝材。徒儿陋见,或许以那等无上宝材方是十拿九稳。”她说着稍稍一顿,忽又抬了抬蛾眉道,“宋真人放浪形骸,大有潇洒姿态,又或者是新奇宝物或许也有机会。”

  云沐阳点了点首,脑中稍稍一想,若说稀世宝材他手中恐怕没有几件,他想了片刻,便就有了主意,沉了沉眉头,便就提了朱笔。只是这时却听得一声娇叱,“云沐阳,你拖延甚么?莫不是看天光正好,要讨杯酒喝?”

  这却是御灵派闽师妹,她早已是急不可耐,意欲将‘璎璃子’这物早早带回山门去。原本云沐阳拖延这片刻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她一想起此人嘴脸无来由生出一股厌恶来,恨不得将其斩了,故而才等得几息便就近不出出言讥嘲。她话语一出,顿时玉容烦热,也知晓失了风度,便把螓首一撇,莲足一跺便就斜坐在云阁,酥胸起伏,心中恼恨。

  “这闵柔师妹平日只觉活泼爽气,今儿好似也吃了火药一般。”万象阁云阁中那白首道人拈着白须,似笑非笑。忽而触着白素鸿目光便往那座中去。

  云沐阳剑眉一沉,也不理会他,当即在竹筹信笺上刻了一笔,再是拿了那宝材出来往上一按随即扔去水中。

  又过得半柱香,宋衍奇见着鱼姬怀抱了竹筹信笺上来,不由轻轻一笑,抽出御灵派那一枚看了一眼却是面色一凛,修眉微锁,却听得那童师弟惊喜大笑道,“师兄,竟是夔牛与夫诸皮囊,这可是炼制宝符的好物。”他说着就是眸中光芒一闪,忍不住便要将这两张皮囊抱在怀中。

  “童师弟休要多言,师兄自有决意岂容你插嘴?”那英气女子英眉紧蹙就是呵斥道。

  宋衍奇心中直摇头,这两物倒是算的奇佳,但与他所想尚有差距,旋即他哈哈笑道,“既已到了这里,也不放看看其余同道何物易之。”

  言罢将另外一些竹筹信笺拿来,只是看了几眼就是往下一扔,那童师弟捡来一看不由捧腹大笑,“这等破烂货也敢拿来献丑,小门小派果真上不得台面。”

  宋衍奇却是不理会他,又将景霄宗、铜炉山庄一看,不由微微点首,心中也是有了计较。他看了一眼案桌上还有一枚竹筹信笺,却是写着灵药宫三字,他嘴角轻轻一牵,虽是道脉之一,只是没落至今也算不得什么,便不欲再看。

  谁知这时那童师弟嘻嘻笑着,把手伸去,就是冷声道,“灵药宫算个甚么东西,又拿些破烂货来敷衍,不就是舍不得一件灵物么?”说罢就欲抓起那枚竹筹信笺往外扔去。

  “慢来。”宋衍奇修眉轻动,却是有些不喜,这师弟太不尊重些,只是面色无便道,“各家都瞧了,也当一视同仁。”说罢起法摄来,只是看了一眼就是心潮澎湃,足是小半刻才是平复心境。当即把各样竹筹信笺收了起来,起了遁法往云阁外飞去。

  闵柔在云阁内瞧见宋衍奇出来,顿时一喜,一个闪身已是出了云阁,欢喜喊道,“有劳宋师兄,还是让师妹来拿仙草。”

  宋衍奇也未料到闵柔就此冲了出来,他反应敏捷,当即清声笑道,“那就有劳闽师妹将这仙草送去与灵药仙宫云沐阳道友。”

  ...

云行记最新章节http://www.shusenlin.com/yunxing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级护卫萌宝甜妻总裁爹地不好惹超级机器人工厂半仙王妃我五行缺你神界修炼日常精灵斗士之创世之子都市最强圣医超级鬼神空间快穿救赎邪恶BOSS进化论贼行诸天